十大证券配资平台有哪些_正规实盘股票配资平台_配资炒股官网

“董秘和股民一起哭”的美联新材市值蒸发近百亿 却见华商、建信基金旗下产品坚定持有

配资炒股官网

你的位置:十大证券配资平台有哪些_正规实盘股票配资平台_配资炒股官网 > 配资炒股官网 > “董秘和股民一起哭”的美联新材市值蒸发近百亿 却见华商、建信基金旗下产品坚定持有


“董秘和股民一起哭”的美联新材市值蒸发近百亿 却见华商、建信基金旗下产品坚定持有

发布日期:2024-05-20 16:59    点击次数:197

K图 300586_0

  步入财报披露季,上市公司高管们情绪似乎不稳,他们“激情言论”引起市场广泛关注,前有思源电气直指三家公募,后有蓝色光标证代怼中邮权益部总监。

  日前,上市公司美联新材的董秘的言论再次出圈,他在朋友圈表示,“董秘自己也血亏,然后还必须接听投资者的电话,一接电话就挨骂。也许是共情吧,聊着聊着,居然董秘和投资者都哭了起来!”值得注意的是,还配上了“下一站,翻身”的图。

image

  网友辣评,“散户哭、董秘哭,下一个轮到谁哭了?”

  华商、建信基金旗下多只基金持有美联新材

  资料显示,美联新材成立于2000年6月20日,经营范围包括生产、加工:色母粒、塑胶聚合物、塑料改性、塑料合金、塑料、助剂、颜料、钛白粉混拼 ( 危险化学品除外 ) ;销售:化工原料(危险化学品除外);物流仓储;普通货运;货物进出口、技术进出口等。于2017年登陆资本市场。

  上市之后,美联新材股价一路震荡走高,2022年8月,美联新材股价创下 19.91 元每股的历史高价,当时也吸引了公募基金的进场,2022年三季报中的十大流通股东名列中,公募基金就占据了一半。

  重仓持股方面,截至2022年中报期末,彼时重仓美联新材的,还有10只基金,华商、博时、景顺长城基金旗下基金均有持仓。到了三季度末,美联新材已消失博时、景顺长城的重仓持股名列,不过还有8只基金重仓该股,涉及两家基金公司,为华商基金和建信基金。

  从上市公司十大流通股东的数据来看,华商基金与建信基金仍为美联新材的拥趸者,截至三季度末,由知名基金经理高兵管理的华商智能生活仍持有该股1353.74万股,他管理的另一只华商新兴活力以及华商新能源汽车分别持有915.42万股、656.52万股,另一位知名基金经理周智硕管理的建信中小盘则持有624.88万股。

image

  从去年中报的基金全部持仓中,也不难发现华商基金与建信基金对美联新材青眼有加,持股数量在百万股级别以上的,均被这两家基金公司旗下产品霸榜。值得一提的是,华商基金持有美联新材的基金产品,均为高兵所执管,而建信基金方面,则均为周智硕管理。此外,还有南华、华安、中欧等有少量持股。

image

  不过,从美联新材近年股价表现来看,似乎找不到两位知名基金经理持续持有美联新材的逻辑。该股属于新能源概念股,从2022年中期开始便迎来了暴跌行情,美联新材从2022年8月开始跌跌不休,跌幅接近70%,市值蒸发近100亿元,当前最新市值不过41亿元。

  谈到高兵,他上次引发关注还是前年的访谈门事件,当时流传于朋友圈中关于他的语录非常惊人,他表示自己的投资逻辑是“三无主义,无框架、无理念、无风格”、“什么东西能涨,我们就买”。高兵所管理的产品,近一年平均亏损接近50%。

  而另一位基金经理周智硕,从他的投资方向看,以建信中小盘为例,他于2022年三季报新进为十大流通股东,几乎为高点追入,彼时持股为892.59万股,而到了2023年三季度末,他持仓为624.88万股,在连续下跌的一年中,周智硕选择了部分割肉。业绩方面,周智硕所管理的产品近一年平均亏损也达到了33.17%。

  高管激情发言屡见不鲜

  回到此次美联新材事件本身,一位市场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对投资者的共情,这也是在市场行情不好情况下的变相心理按摩了。”

  除了此次美联新材的董秘的出圈言论,1月还有两则上市公司高管言论引起热议,一是思源电气披露业绩快报的电话会议中,有机构对公司业绩不达预期提出质疑,董秘借机点出了多位基金经理:“你什么收益,我什么收益?公司现金流充沛,不买理财产品只买银行定存,2023年收益率超过2%。我自己购买的基金则亏损超过20%。”

  二是蓝色光标证券代表张媛的朋友圈再cue公募基金,截图显示,公司收入很好,现金流也很好,利润“我觉得也还好吧,至少是正数”。随后她话锋一转,点名中邮核心成长、博时稳健和易方达科技三只产品,表示“都是负数,我也没去找基金经理问,也没要求基金经理道歉”,还称自己很想认识一下中邮核心成长的基金经理。

  不仅如此,震荡市下,近年来也爆出许多上市公司高管在面对质疑声中的激情言论。

  如去年10月,东方雨虹董秘灵魂11问火了。网传图片信息显示,张蓓对东方雨虹基本面向上而股价向下的现状表示难以理解:“股票这样一个跌法,已经完全超出我的预期,一遍遍刷新了我的认知底线”“在公司今年努力抓住市场机会提升市占率……收入利润均实现双增的前提下,股价已经跌的快接近去年10月底的低点了!”“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再如2021年10月14日晚间,千亿“牙茅”通策医疗发布了前三季度业绩不达预期,随后网上出现质疑的声音,称其为“杀猪盘”,还有股民称其为“通厕医疗”,通策医疗董事长吕建明回怼,称对方“嘴巴比厕所还臭”,“这样的人买我们的股票是我们的耻辱”,还对质疑股价的网友表示,“股价大跌因为像你一样的人太多了”。

  时间再往前,2020年8月,上市公司乐歌股份董事长项乐宏发布了一条措辞严厉的朋友圈:“乐歌不欢迎平安资管的基金经理来公司投资。年轻人功课不做,老三老四。”而后,项乐宏发文称,现在大多数的基金都想赚快钱,几乎没有基金愿意到工厂去看流水线,看工艺。在股价大涨之后,基金经理才蜂拥而至。加之80末90后基金经理们颐气指使、居高临下的态度让人无法接受。当年9月1日,二级市场以乐歌股份股价大跌作出回应,截至收盘跌幅高达近16%,市值一天蒸发12亿。

  不难发现,在全媒体下,激烈的情绪极容易被媒体捕捉、被公众放大,自由表达欲随之发酵,甚至不良情绪能直接传导到二级市场,进而对公司造成影响。一位业内人士也认为,“某些上市公司管理者或许以为颇具文采与诚意的调侃能换来公众的理解和认同,因为具有个性、能够造梗的言辞,更容易变成舆论焦点,反倒引发公众反感情绪。”